首页 »

【15年来上海与中国】人民战争

2019/10/10 5:55:09

【15年来上海与中国】人民战争

“战争机器”

 

上海真正紧张起来,是4月2日。那天,上海第一例非典病人被确诊。几天后,患者的父亲也因接触患病的女儿被感染。

 

那时,距离4月20日那个疫情信息发布的“分水岭”还有半个多月,防控非典还处于“外松内紧”阶段。但上海的防控体系已经迅速运转起来,后来证明,这台颇得“人民战争”精髓的机器是相当有效的。当然,也引发了一些思考,比如,如何看待国家力量全方面强势介入等,但那都是后话了。当务之急,自然是打赢这场战争。

 

4月2日,上海首例非典患者迅速被隔离。而患者的母亲和两个孩子与患者有过间接接触,既在病毒的威胁之中,也成了潜在的传染源。经调查,患者有三个居处:户籍在一个区,实际居住在第二个区,而她的两个孩子和母亲则居住在第三处的徐汇区。

 

4月2日晚9点多,徐汇区疾控中心两名工作人员找到了患者在徐汇区的居住处。一问才知,3月27日患者从香港回上海时已经有了预感,到母亲和孩子的住处时便没敢进门,将随身所带的行李留在母亲的住处后,就直接到医院就诊,期间转了一家医院,直到4月2日在第四人民医院被确诊。

 

但还是留下了传染源:一个装有患者日常用品的行李包,和有过接触的丈夫和母亲。

 

“临时保姆”

 

当晚,这两名工作人员将初步调查的情况写成书面材料,上报徐汇区委、区政府和有关部门,同时提出建议,立即对老人和两个孩子实施医学观察。4月3日一早,区领导就明确要用最快的速度、最有效的措施解救老人孩子,阻断传染源。

 

患者的两个孩子,儿子在读初中,4岁的女儿在托儿所。如果两个孩子被感染的话,将对周围的孩子产生巨大威胁。情况非常紧急。4月3日上午8点45分,徐汇区教育局副局长李明毅,先火速赶到托儿所抱出小女孩,随后又驱车赶到男孩所在的中学,直接护送回家。此时,区疾控中心已将他们家进行了彻底的消毒,让老人孩子在这里接受3天医学观察。

 

他们所在的徐汇区天平街道派出卫生科干部郭伟城,照顾老人和孩子。郭每天要打好几个电话,询问老人需要买些什么菜和生活用品。第二天上班前,将老人所需的蔬菜、水果、牛奶等送上门,临走时再将生活垃圾消好毒带走。3天后,医学观察结果显示,老人和孩子无恙。

 

“全面战备”

 

到了4月下旬,全国防治非典公开化。那年,上海城市人口1600万,流动人口300万,人口的密集度和城市的开放性,是对上海防范非典的两大难点。上海立即明确一点,防非以块为主,建立属地化管理体制。一声令下,全市3500多个居委会迅速设立了“防非监督员”,对就近的宾馆、饭店、网吧等人员密集单位的防非培训也快速展开。

 

上海当时已经确立了“两级政府、三级管理、四级网络”的城市管理体系,一遇非典疫情,从市、区、街道到居委会立即全面启动,将全市各方置于社会整体中,群防群控,形成合力。

 

4月24日,解放日报在头版刊登了这样一则《告读者》,可见全社会布控之严密:

 

为了进一步做好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,做到“及时发现、及时报告、及时治疗、及时控制”,本报自今日起开设热线电话。读者如发现“非典”可疑病人,除了向居委会、所在单位、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报告外,也可向本报热线电话反映,本报接电话后将及时向相关卫生部门汇报。热线电话:63523600。

 

“突击队员”

 

社会动员是空前的。大多数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已经没有双休日了,长宁区新华路街道机关干部到居民区任联络员,当责任人,通讯工具24小时全天候,实行每天一报制度。有一次,一位联络员因夜间通讯工具不到位,而被追究责任。

 

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海南居委会的干部,每天清晨6点就要出门,手提喷雾消毒器,奔走在管辖小区的4个垃圾筒、7个理发店、4个饮食摊点之间,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喷洒消毒药水,还要对居民健身点的健身器材逐一擦洗消毒。

 

黄浦区老西门街道会稽居委会有2700多户居民。居委干部除了挨家挨户发放宣传资料,还买了喇叭,轮流在小区的每个角落口头宣传。同时,他们又在居民中组织起一支极具中国特色的“抗非典党员突击队”,在小区内起发动群众的作用。

 

到5月上旬,防控进一步收紧。根据上海市政府《关于本市严格预防通过交通工具传播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的通知》精神,上海市城市交通管理局和市政工程管理局发出通告:从5月6日起,所有出上海市境客车(含小型客车,外省来沪回程客车)的司机和乘员必须填写《健康信息联系卡》。其中,上海车辆司机和乘员填写的联系卡,还需经车辆单位或车主所在居委会盖章。

 

5月7日,上海市政府发布防治非典第二个通告:对从发生非典病例地区返沪的人员实行医学观察,对从上述地区来沪的人员实行健康检测。要求各居委会、村委会协助疾病预防控制机构,具体负责本辖区内返沪、来沪人员的相关服务和监督工作。这些工作主要包括:

 

对生活自理困难的接受医学观察人员提供必需生活用品;接受居民举报,对举报及时进行查实;对接受医学观察人员每天查访三次以上,方式可采取上门巡查、电话抽查等;对接受医学观察人员违反规定的行为及时制止,必要时可运用技术手段实施监督。

 

对于居委会来说,压力越来越大。有媒体记录了长宁区天山街道纺大一村居委会几位“守望者”的一天……